『女醫』露出遊戲


第一章 示愛

橫躺在床上的華宵,下身穿著白色絲質底褲,內心充滿了期待。
她並不討厭這樣被人盯著瞧,雖然那付眼神帶著色彩,可是其中還含有許多的讚美,它很奇妙的滿足了女性的虛榮心。
何況,在純一的面前展現自己,感覺有一股源源不斷的快感刺激著全身,她滿心期望早些接受他的愛撫。
然而,純一的手並沒有任何的行動。
華宵微微張開了眼睛,純一明明什麼都還沒有做,可是額頭上卻已出了汗,臉上還一付十分苦悶的表情。
今晚上,華宵穿著一件白色的外套,配上寶藍色的裙子,手上拿著紅色的手提包,純一在剛開始與她碰面的時候,便深深為她的姿態所吸引。
而現在看著他眼神裡傳來的熱情,華宵的體內也起了一陣洶湧。
平常的她並不會如此,只有在替人做完美容手術後,才會有同於現在的異常興奮。
如同男性外科醫師渴望女體般,華宵的身體也同樣燃燒著情欲之火。
特別是在手術結束後,她覺得自己胸部漲起,乳頭挺立,連下身都潮溼著,因此每逢執刀的時候必定穿上兩件吊帶褲襪。
今天,華宵所操刀的客人是一個名叫中山保奈美的女孩,她才二十一歲,是成人錄影帶的演員。二年前出道以來,便以美貌的外表贏得了「錄影帶皇后」的外號。
特別是她那對豐滿的乳房,連女性觀眾看了,都被她所迷倒。
而事實上,她之所以有如此豐美的身材,全是華宵一手製造出來的。
兩年以後,保奈美再度造訪華宵,她希望自己的胸部能夠再大一點。
可是,像她這樣的乳房已不適合再增大了,因此華宵勸她打消此念頭。
而保奈美之所以希望再動第二次手術,與其說是工作上的需要,還不如說是因為新交了一個男朋友,為了去吸引他,而使她有這個動機。
最後,經過華宵的勸解,使她打消了此念頭,可是,【】在華宵的心裡卻有許多的感觸。
本來,年輕女性最大的魅力就是在於擁有春春美貌,根本不須做什麼美容手術─這點華宵十分贊成,然而,女人總是希望自己漂亮再漂亮,這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何況,雖然說男女平等、同權。然而,女人最大的野心還是在於選擇一位有錢又有地位的男人做丈夫。
所以,為了使自己達成這樣的目標,當然就得從外觀的魅力上去下功夫了。
而做為一位醫生,華宵不否定,為一個年輕女孩的身體做手術,是一件十分快樂的事。
在尊重人命的當今世上,能夠替美麗的女子操刀做手術,無疑地是醫師的特權。
那可以說是從煩雜的社會束縛裡,突然彈跳出來的一種衝擊。
基本來說,執刀的醫師通常並不討厭為人動手術,因為他們可以從其中獲得一些甘美的衝擊,以及官能上的愉悅。
就像現在的華宵,白天動手術時的興奮昂揚,到此刻還沒消退。
而她和純一是在半年前的醫師聚會裡認識的。
之後,兩人經常在一起吃飯,一起開車子到處兜風,可是到目前為止,還沒有任何親密的關係。
之所以如此,或許是因為純一的性格屬於較消極性的,而華宵會跟他繼續來往,甚至拒絕其他男子的追求,主要在於她是M物產公司總經理的寶貝兒子。
什麼時候能夠有一個跨著白馬的騎士來到自己跟前─不管任何女人,縱使是個高級知識分子,也都會抱過這樣的夢想。
純一究竟是不是那位跨著白馬前來的騎士尚不得而知,而就算他是,想必也不是那種大膽得敢將自己擄走的人吧!
而對華宵而言,直覺得終於找到一個足以與自己的容貌、社會地位、收入相匹配的人。
因此,可以說華宵還蠻喜歡他的,他的外表像個純真的大男孩,膚色略白但發育良好,體格相當不錯。
總之,東條純一像是一座蘊藏著寶石的礦場。
雖然今晚上是純一邀請華宵出來的,可是真正做計畫引誘純一的,卻是華宵,她穿著比平常還要短五公分的迷你裙,這樣的打扮便足以惑亂純一了。

進到旅館的房間後,純一的嘴唇便壓著華宵,這使得她嬌小的身軀戰慄不已。
縱然那是一個既笨拙又冗長的吻,華宵卻覺得體內深處有一股熱切溫潤的快感傳來。
她的兩手圈住純一的頸項,專注而激切的迎合著他的嘴唇,溫柔的動作擦合著。
這半年以來,身為一位美容整形醫師,華宵已為人動了上百回的手術了,在她的體內積屯了相當多的官能烈焰,而此刻,她就如同是即將噴火的地雷一般。
而純一卻突然將嘴唇抽離說:「華宵,跟我結婚吧!」
看著他那付真摯的口吻,華宵一時之間竟說不出話來。
她高興之餘,也感受到純一是個值得託付的人。
其實,在她決定將自己的身體交給他的時候,便已經有所決定了。
然而,純一卻看不出她的反應,焦慮了起來,於是華宵準備改變她的戰略。
而站在純一的立場來說,要對華宵求婚,還是先抱住她比較好。
不管怎麼樣,如果她掙脫了自己的懷抱,便表示她不接納自己,若是能順利的擁抱住她,便容易啟齒了。
唉!這個純一真是太純情了,太可愛了!
「我求妳,華宵。」
被這樣熱切的眼睛盯著看,華宵竟覺得有些膽怯了。可是同時,卻也滿心的歡喜。
她為壓抑衝動的顫抖,便走向可以看得到夜景的窗戶旁。
「不可以嗎?」
「不是…我恨高興,只是,像我這樣的女人,有資格做為你的妻子嗎?」
「當…當然有啊!」純一說著便慢慢靠近華宵。
「那麼,你抱緊我吧!」
華宵的臉依舊面向窗前,長長的眼睫毛閉著,非常惹人愛憐。
「華宵。」
純一的手用力將她肩膀扳過來面對自己。
這回他緊緊把她擁抱著,嘴唇也靠了過來。
而華宵的兩肢胳臂圈住了他的脖子,嘴唇也立刻呼應著他。
如果說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的話,卻並不是男女關係的那種奇妙。
不管男人也好,女人也罷,彼此都需要異性的關懷,而她自己與純一的關係,是在半年前建立的。
而兩人發展至目前的相互擁吻,也是經過一段時間的複雜手續。
嘴唇一分開,便聽見純一說:「要不要去沖個澡?」
「嗯!」
華宵看了純一的嘴角一眼,她很想再多享受一點他的吻,可是在以前,她一直認為接吻是最幼稚的愛情表現。
而現在,她卻覺得接吻帶來了無限的歡愉,因此,愈長的吻愈好。
可是純一還是心存膽怯,他怕太露骨的吻會使對方產生厭惡。
「能幫我脫嗎?」
「咦,啊,嗯。」
純一伸出緊張顫抖的手,解開她上衣的鈕釦,將它自肩上脫下來。
即使隔著襯衫,也可以聽到純一劇烈的心跳聲,他接著小心翼翼的將她的襯衣也解了下來。
將脫下來的襯衣連同先前的上衣一起掛在椅背上,當白色的胸罩出現在純一眼前的時候,他幾乎都說不話來了。
罩杯上一大半的乳房都露了出來,形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溝,相當惹人注目。
看到純一如此的反應,華宵自己也禁不住的興奮起來。
已經很久沒有將自己的胸部暴露在男性面前了。純一那付陶醉的眼神,使她獲得了一股難以言喻的滿足感和愉悅。
純一接著便在她跟前蹲了下來,高度正好與她的迷你裙平行。
當裙子經過她的高跟鞋下脫下來時,純一的眼睛再度盯著華宵的身體瞧。
原本就修長的雙腿經過高跟鞋與絲襪的陪襯,顯得更苗條纖細了。
此刻,神秘的大腿已整個呈現在純一的面前了,那其中洋溢著年輕的官能美。
而白色底褲包裹著的下肢,更一再衝擊著純一的腦門。
比前先前隱隱約約的神秘感,現在則是另一番風味。
褲子邊緣的蕾絲花邊,勾勒出她美麗的下肢。
眼睛湊近點瞧,那白色的底褲上方,充滿著成熟與官能的美,而胸部以及大腿又是恰到好處的洋溢著二片豐美。
光是看著看著,就覺得腦中的毛細血管好像一條跟著一條要爆破一樣。
不管多理性的人,也無法把持了,華宵沈浸在純一火燃著般的眼神中,全身都是快感。
站在美容整形醫生的觀點來說,世上的女性希望動手術的地方,至少有三處以上,主要是眼睛、鼻子、胸部,其他則是嘴唇、額頭、臀部、大腿等。
以純美學上來說,胸部大的話,大腿也應該是豐滿的,即使是男性,對這樣的說法也不會表示反對。
如果連在自己結婚的對象面前都要隱藏身體的話,那麼還有誰才有權利看到自己的裸身呢?
華宵低下眼望著純一,不禁挾緊了雙腿。
「哦!」
華宵的兩手插入純一的髮中,將他貼往自己的身體。
來自女體上的成熟味道以及香水的芳香味刺激著純一的腦部血管,純一不禁叫了出來,同時他也緊緊抓住了華宵的大腿。
他的唇及雙頰摩擦著華宵的大腿,興奮得全身都戰慄起來,甘美的衝擊也跟著一起襲來。
光讓他看到自己的裸身,就足以令男人窒息,這對女人來說,似乎是不夠的。
或許是純一尚未實際接觸過女人吧!普通人的話,對他這樣的失態可能會有負面的評價,然而對華宵而言,卻給了他正面的肯定。
她眼睛水濛濛的低下頭,望著尚沈醉在快感餘韻中的純一說:「我先去洗澡好了。」
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後,她便離開了純一的擁抱。

華宵微微地睜開了眼睛,她身上僅穿著內衣橫躺在床上,眼睛望向純一。
雖然她喜歡被他盯著瞧,可是總覺得此時全身不自然,心情竟有點不舒服了。
「純一。」
純一被她突然的叫喊,嚇了一跳。
「怎麼了,你不喜歡我嗎?」
「不,不是的…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…華宵,妳太完美了。」
這並不是違心之論,如果是在演戲,也已足夠令人感動了。
純一以前並非沒有交過女朋友,可是像這樣把身體呈現在自己面前,他還是初次遇到。
此刻純一的心境就如同是前面擺了一些大餐,而他竟不知該從何處下手才好。
「今天晚上我全部都是屬於你的,隨你喜歡,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!」
純一很不自然地清一下喉嚨說:「那麼,我先吻妳好了。」
於是,華宵便出手搭在純一的肩上,一付求救似的表情,主動將嘴唇送上。
上下的嘴唇已相互吸合在一起了,兩人都顯得十分的賣力。
華宵自己的唇及純一的唇都是溫熱的,華宵閉起了嘴巴,讓他的嘴唇在上面滑走,而他口中的熱氣也在左右摩擦著…
純一突然加重了力量,開始緊吻起來。
經過一段長吻之後,他的嘴唇才離開。然而,華宵卻一刻也不放鬆,她的兩手依舊圍在他脖子上,貪婪的嘴唇不斷向她靠過來。
雖然這是剛開始的愛撫動作,舌頭無法一直這樣糾纏下去,但她還是渴望再多一點口腔的刺激。
現在,她的口腔裡有如被火燃著一樣,舌頭、嘴唇皆隱隱做痛。
華宵於是伸出了舌尖,在純一的嘴唇上描畫。
突然間,環抱她肩上的手臂也加重了力量,還同時聽到了純一自喉頭發出的呻吟。
他顫抖的舌尖開始反覆地撩撥華宵的嘴唇。
「呼呼!」
光是這動作便使華宵的身體起了顫慄,原本就十分性感的身體,接受了愛撫後,似乎驚訝得連所有的毛細孔都復甦了。
「啊…」
一剎那間,華宵的舌尖碰到了純一的舌頭。
突然地,一股痛裂的感覺衝擊著腦髓。
純一慌慌張張地將舌頭往右避開,華宵也跟著往右挪,他一往左移,她也向左邊滑動。
純一幾乎無處可逃,他於是隨著欲望的軀使,再次搬動舌頭摩擦華宵的嘴唇。
而事實上,他希望舌頭能再往她口腔裡延伸,然後,儘可能地也能擴張延至她胸部去…
在嘴唇離開,他將舌頭伸進了裡面游走一番,而華宵的手也自他的頸部鬆開。
純一仍是半張著口,似乎嘴上還流著唾液,他慢慢地接近了她的胸部。
並不是純一不喜歡親吻嘴唇,何況她還頂著一個女醫生的頭銜,美貌的五官下,那肉感的嘴唇,不管是幾個小時,他都願意一直吻下去。
然而,純一十分清楚那是不可能的,別說是幾小時了,只要持續幾分鐘,甚至數十秒,都會被那甘美柔潤的嘴唇所吸引而無法自拔。
他剛剛的反應,華宵並沒有表示意見。
如果這次放肆一下,她或許也會微笑點頭同意吧!
此刻的華宵,正散出肉體上的魅力